焦点

第七十八章 君子如玉,风华无双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探索   来源:百科  查看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回随风院的路上,自然还是要穿过那片竹林的。齐滦不要罗罗来推凌遥的轮椅,而是打发罗罗先回去沏茶:“凌姑娘说外头冷,那你就先回去沏好热热的茶,再把屋里的火盆烧热,再把汤婆子准备好,放在被褥里先暖着,等我推 %E7%BE%8E%E5%9B%BD%E7%9F%AD%E4%BF%A1%E8%90%A5%E9%94%80%E5%8E%9F%E5%88%99%E2%9C%94%EF%B8%8F%E3%80%90%E9%A3%9E%E6%9C%BA-%E3%80%8B%20%40sms10666%E3%80%91%E4%B8%93%E4%B8%9A%E7%BE%8E%E5%9B%BD%E7%9F%AD%E4%BF%A1%E8%90%A5%E9%94%80%E5%8E%9F%E5%88%99%E5%8F%91%E9%80%81%E6%B8%A0%E9%81%93%E2%9C%94%EF%B8%8F

    回随风院的风华无双路上,自然还是第章君玉要穿过那片竹林的。

    齐滦不要罗罗来推凌遥的风华无双%E7%BE%8E%E5%9B%BD%E7%9F%AD%E4%BF%A1%E8%90%A5%E9%94%80%E5%8E%9F%E5%88%99%E2%9C%94%EF%B8%8F%E3%80%90%E9%A3%9E%E6%9C%BA-%E3%80%8B%20%40sms10666%E3%80%91%E4%B8%93%E4%B8%9A%E7%BE%8E%E5%9B%BD%E7%9F%AD%E4%BF%A1%E8%90%A5%E9%94%80%E5%8E%9F%E5%88%99%E5%8F%91%E9%80%81%E6%B8%A0%E9%81%93%E2%9C%94%EF%B8%8F轮椅,而是第章君玉打发罗罗先回去沏茶:“凌姑娘说外头冷,那你就先回去沏好热热的风华无双茶,再把屋里的第章君玉火盆烧热,再把汤婆子准备好,风华无双放在被褥里先暖着,第章君玉等我推着凌姑娘到时,风华无双屋子里自然就暖和了。第章君玉”

    齐滦吩咐完了罗罗,风华无双又看向罗成和蔡桓,第章君玉他道:“你们俩也跟着去。风华无双%E7%BE%8E%E5%9B%BD%E7%9F%AD%E4%BF%A1%E8%90%A5%E9%94%80%E5%8E%9F%E5%88%99%E2%9C%94%EF%B8%8F%E3%80%90%E9%A3%9E%E6%9C%BA-%E3%80%8B%20%40sms10666%E3%80%91%E4%B8%93%E4%B8%9A%E7%BE%8E%E5%9B%BD%E7%9F%AD%E4%BF%A1%E8%90%A5%E9%94%80%E5%8E%9F%E5%88%99%E5%8F%91%E9%80%81%E6%B8%A0%E9%81%93%E2%9C%94%EF%B8%8F把带来的第章君玉东西先放好,再看看有什么能帮忙做的风华无双,便先去做了,不必管我。凌姑娘这里,有我照顾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各有差事在身,自然各自答应一声,便都先行快步穿过竹林,回随风院去了。

    竹林小径上,便只剩下齐滦和凌遥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凌姑娘,你方才,为什么愿意相信我?”齐滦忍了忍,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说辞,同罗罗方才所说的并不一致,若是换了疑心重的人,恐怕心里会怀疑他是故意推脱干净的,然后让罗成替他顶罪。毕竟这件事,他同凌玥是各执一词,年深日久无法求证的。

    虽然在他心中,凌遥不是这样的人,但是他还是想知道,凌遥为什么这么快就相信了他。

    齐滦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,也许,就是期待她给自己的答案是他心里想要的吧?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我就是愿意相信殿下,”

    凌遥静了片刻,目光顺着他们走过的根根竹子流淌而过,她道,“其实,除了殿下对我说过的府中坟茔的事情,我对殿下的往事可谓是一无所知的。乍然听见凌玥那样说,我心里也是无从判断的,她言之凿凿,而我又无法当面跟殿下求证,这疑问便一直存在了我心里。”

    凌遥眼眸微垂,轻声道,“但是,只要殿下肯对我解释,我就信你。”

    ——只要你说了,我便信你。

    齐滦忽而停了下来,他一停,自然凌遥也跟着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从凌遥身后走到她面前,看见凌遥脸上的浅笑,他心里的感情因为她方才那几句话而激荡不已,他深深的看着凌遥,抿唇道:“我与姑娘相交以来,从不曾有半句话隐瞒过姑娘。便是我之旧事,姑娘对此一无所知,那也无妨。只要姑娘有想知道的,只管问我,我必据实以告。”

    “若姑娘日后再有这般疑虑,大可不必存在心里,惹得姑娘如此多思多虑。姑娘只管遣罗罗前来问询即可,我必尽心替姑娘解答心中疑惑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男子长身而立,眼眸明亮,神色坦荡,言辞清楚,凌遥的目光落在他身上,心里却只想到了八个字——君子如玉,风华无双。

    凌遥这一次,没有躲开他看向自己的灼热目光,她迎着他的目光轻轻一笑,也道:“我也愿对殿下如此坦诚。殿下与我坦诚相交,若是对我也有疑惑,若是我能够告诉殿下的,我也必不隐瞒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识以来,除了涉及穿越之事她不敢明言以外,别的事情,她也确实做到了据实相告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齐滦笑着应了一声,视线落在她含笑的面容上便不舍得移开了,对视半晌,他才问出了一句在刚一见面的时候便想问出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凌姑娘,你回府之后的这些时日,过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他心里一直惦记她,在宁王府时,有他在,自然没人会欺负她。

    可是回了明王府,他又不在她身边,也不知道她是否能护得住自己,他就怕她的日子过得不好。

    总得要亲口问过她了,他这心才能放得下来。

    -本章完结-
copyright © 2023 powered by 半新不旧网   sitemap